http://www.ssbncd.icu

您的位置??主頁 > 資訊 >

人民幣升值致部分出口企業利潤承壓,或對外貿回暖產生遏制

2017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升值幅度最高超過10%,即期匯率突破6.28,尤其是進入2018年,人民幣升值勢頭更是迅猛,遠超市場預期。本周,人民幣再現加速升值,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和在岸人民幣兌美元雙雙逼近6.24并續創“8·11”匯改以來新高。在2017年出口外貿形勢明顯回暖的情況下,出口企業紛紛表示“訂單多了,利潤薄了”。尤其春節用錢關口,上市公司也不能避免遭受大額匯兌損失。


專家認為,人民幣升值對正在回暖的外貿形勢產生遏制作用,一方面需警惕弱勢美元政策對人民幣升值的倒逼作用;另一方面要加強金融指導,企業可購買適宜的金融產品對沖,同時鼓勵企業做好全球資源配置,從根本上增強企業防御匯率風險能力。


出口企業利潤遭受擠壓


人民幣升值不僅影響到中小出口企業,一些上市公司,甚至在全球行業領先的出口企業也面臨匯率損失問題。

位于浙江新昌的豐島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是國家首批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主要出口果蔬罐頭和鮮花,出口占比90%以上,主要出口日本和歐美國家。“2017年訂單比往年增長20%,可匯率上損失1000萬,占利潤三分之一以上。”總裁辦主任魏漢軍告訴記者,尤其是2018年1月份,歲末年初企業給工人開工資,給供貨商結款都急需用錢,不可能等到匯率回調的時候再匯兌。

慈溪華裕電器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黃照齊也表示,美國訂單占比超過4成,今年訂單增長23%形勢很好,但是人民幣升值和原材料上漲基本抵銷了利潤。“我們試探性漲價5%,一漲價訂單就明顯減少。”黃照齊說。


上市公司新和成股份有限公司在浙江、山東都有生產基地,維生素E、A等市場占有率位于世界前列,2017年競爭對手全球最大的化工企業之一德國巴斯夫因生產事故產能驟減,全球維生素A出口價格大漲,行業形勢大好。盡管如此,匯率損失也達數千萬。


“企業非常重視匯率問題,采用了套期保值和遠期交割操作來規避匯率風險,我們還有個匯率小組定期討論。”公司全球銷售總監李華峰說,此輪人民幣漲價周期之長,漲幅之高,從企業自身來說難以預測。


從具體行業來看,對美國市場依賴度較高的電子、紡織、家具、汽車、機械、玩具及鞋類等行業出口企業的利潤率承受了更大的壓力。例如多家出口電子企業上市公司已經發布報告稱,因人民幣匯率升值造成匯兌損失。比如超聲電子2月1日預告稱,因人民幣升值,1月份產生匯兌損失約4500萬元。這一單月匯兌損失額逼近去年前三季度匯兌損失總額。


或對外貿回暖產生遏制作用


專家認為,人民幣升值的影響具有兩面性,從類型來看,人民幣升值削弱了出口型企業的商品和服務價格在國際市場中的競爭力,進口型行業則反之受益。弱勢人民幣有利于促進出口,強勢人民幣有利于推廣本幣國際化。


從短期效應看,人民幣升值加大出口企業匯兌損失,進而降低企業出口意愿,可能對正在強勁回暖的外貿出口產生遏制作用。據海關總署數據顯示,今年1月份,我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2.51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6.2%。其中,出口1.32萬億元,增長6%;進口1.19萬億元,增長30.2%;貿易順差1358億元,收窄59.7%。


進出口增速呈現巨大反差,一方面印證我國兌現擴大進口的承諾,另一方面也提醒我國要加快培育外貿競爭新優勢。申萬宏源首席宏觀分析師李慧勇認為,歷史上人民幣有效匯率指數和出口呈負相關,且有效匯率指數拐點領先出口增速拐點大約半年左右。因此,人民幣有效匯率指數從2017年年中開始止跌回升,對出口的負面影響將從今年開始顯現,預計2018全年出口增速將小幅下滑至6%。


從長期效應看,匯率上漲可能對實體經濟帶來傷害。“我們的競爭對手可不存在原材料大幅漲價和匯率成本上升問題。”李華峰說,目前中國外向型企業面臨的都是國際競爭,勢必在國際競爭中處于不利。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外匯研究員王有鑫認為,美國為縮減美中創紀錄的貿易逆差、促進制造業再次強大,一定程度上傾向于支持弱勢美元政策,以刺激出口,將倒逼人民幣升值。加上愈演愈烈的貿易摩擦,將不利中國出口企業和實體經濟發展。


提高全球資源配置能力


出口企業和專家建議,匯率波動趨于市場化的形勢下,外貿出口企業要增強全球資源配置能力,來提高對匯率波動的應對能力。


王有鑫認為,此輪升值周期中,第一階段從2017年7月26日至9月8日,屬于我國經濟基本面改善導致,根基穩健有內在支撐。第二階段從2017年12月13日至今,更多是由外部美元超預期下跌導致的被動式升值,而且美元指數有和美國經濟基本面背離的趨勢,值得警惕。“已經超出專業機構預判,更何況出口企業。”


專家認為,提高企業應對匯率風險的能力,可以采取以下措施。


金融機構和企業結成更為緊密的“幫帶”關系。不少中小企業的財務人員應對能力不足,而套期保值和遠期交割等金融衍生產品,效果各不相同,需要企業根據自身實際謹慎操作,但是銀行和金融機構對小企業提供服務意愿不高。建議各種金融機構繼續增強對出口企業的幫助指導。


拓寬國內外采購渠道,加強進出口平衡。李華峰表示,以往企業僅在國內采購原料,面對原材料大漲和匯率升值,企業已經采取國內國外兩種渠道采購,一是為對沖,二是保證供應。王有鑫也建議,外向型企業可采取自然對沖方式,通過直接購買東道國貨物或商品,將貨幣轉化為貨物運回國內。


大力支持企業“走出去”提高全球競爭力。萬豐奧特控股集團鋁合金車輪轂出口占比60%以上,鎂合金車身件出口占比90%,他們并未受到人民幣升值的影響,管理中心總監余登峰介紹,企業和客戶合同約定的是人民幣和美元比價聯動機制,匯率風險由雙方共同承擔。“萬豐奧特先后收購了加拿大鎂瑞丁、美國派斯林機器人、捷克DF飛機制造公司等,深入到鎂合金、航空全球產業鏈各端,加強了匯率風險抵御能力。”余登峰說。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上一篇: 中興事件警示:摒棄“賺快錢”思維,堅定自主創新之路

下一篇: 支付三分天下:巨頭廝殺,小玩家倒閉,網聯銀聯卻成最后的收割者?

重庆彩组选包胆